图片
新闻检索
 
当前位置
新闻搜索
最高法院评选的2009年度十大知识产权案件之一 “道道通”诉凯立德侵权诉讼纠纷案回放 (邢涛)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5-01 12:19:12    文字:【】【】【

  2007年9月,北京长地万方公司向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凯立德公司、中佳讯公司等四被告生产或销售的《凯立德全国导航电子地图(362城市)》产品,涉嫌抄袭《道道通地图》第四版,从而揭开了北京长地万方公司与凯立德公司在广东的版权纠纷诉讼大战。

  中佳讯公司委托本所律师邢涛作为代理人,凯立德欣公司、凯立德公司委托本所律师姚朝武为代理人参见了该案件的全程诉讼。

  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18日就该案件作出终审判决,前后共历时二年四个月。该案件案情复杂、争议点多,双方都提交了数箱证据,开庭经常连续五天以上。该案件不仅广为社会关注,而且其法理也值得特别探讨。现在我们结合判决的内容,回顾该案的相关法理问题,并思考启迪。

  一、案情介绍

  2007年9月19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北京长地万方公司诉凯立德公司等四公司的版权侵权纠纷案。并于2007年10月26日、24日、23日分别向中佳讯公司、凯立德欣公司、凯立德公司送达了《举证及庭前证据交换通知书》。中佳讯公司委托本所律师邢涛作为代理人,凯立德欣公司、凯立德公司委托本所律师姚朝武为代理人参见诉讼。

  凯立德公司向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了凯立德公司的管辖权异议,凯立德公司不服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裁定,就管辖权异议上诉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4月17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了凯立德公司的管辖权异议,确定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具有管辖权。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23日向中佳讯公司、凯立德欣公司、凯立德公司再次送达了《举证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并于6月2日组织双方当事人当庭进行证据交换,6月9日-13日开庭审理此案。

  在诉讼中,北京长地万方公司还请求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诉中禁令,2007年11月4-7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了诉中禁令听证会。2008年5月9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道道通”状告“凯立德”侵权一案作出“诉中禁令”裁定,责令被告深圳凯立德公司、深圳凯立德欣公司以及销售其产品的佛山市劲力汽车用品有限公司南海分公司、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和销售《凯立德全国导航电子地图》侵权产品。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6月25日作出了一审判决。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6月25日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书内容如下:

  1、劲力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长地万方公司第四版《道图》著作权的销售行为,销毁其尚未出手的侵权产品《362图》;2、中佳讯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长地万方公司第四版《道图》著作权的生产、销售行为,销毁其尚未出售的侵权产品《362图》;3、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立即停止侵犯长地万方公司第四版《道图》著作权的生产、销售行为,包括销毁其尚未出售的侵权产品《362图》;4、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中国测绘报》上刊登声明,向长地万方公司公开赔礼道歉;5、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长地万方公司经济损失1000万元;六、驳回长地万方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中佳讯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4月23日至5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2009年12月18日作出终审判决,判决书内容如下:

  1、维持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佛中法民知初字第219号民事判决第1、2、3、4、6项;2、变更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佛中法民知初字第219号民事判决第5项为: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长地万方公司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维权费用821870元。

  二、本案争议焦点及思考启迪

  一审法院归纳的争议焦点为:

  1、万方公司是否享有第四版《道图》作品的著作权;2、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中佳讯公司、劲力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犯长地万方公司的涉案著作权;3、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中佳讯公司、劲力公司应如何承担民事责任。

  二审法院归纳的争议焦点为:

  1、原审是否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形并由此影响本案的正确判决;2、长地万方公司是否享有第四版《道图》作品的著作权;3、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中佳讯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剽窃侵权和销售侵权;4、本案赔偿数额如何应如何确定。

  因为,本案的争议点多,下面本人仅从中佳讯公司的立场上,提出几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1、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有没有销售过《凯立德全国导航电子地图(362城市)》产品,我个人认为这个在本案中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实。

  长万方公司主张他们取证时购买到的《凯立德全国导航电子地图(362城市)》产品的销售过程是这样的: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其代理人黄雄坚)——(销售给)劲力公司——(销售给)长地万方公司的(通过公证取证)。

  但是,长地万方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曾经销售过《凯立德全国导航电子地图(362城市)》产品给劲力公司。理由如下:

  A、没有客观证据证明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向佛山劲力汽车有限公司销售过导航器及其中附带的光盘。

  果及其中附带的光盘是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给佛山劲力汽车有限公司,一定有客观的销售证据,如:中佳讯公司的销售合同、发票或收据,但是原告在一审、二审期间均为向法院提交类似的证据。

  B、没有客观证据证明(2007)佛南内民证字第6889号公证书中所指的黄雄坚是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的代理商。

  B1、没有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授权黄雄坚做代理商的书面证明。

  B2、没有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曾向黄雄坚销售过导航器及其中附带的光盘的客观证据,如:中佳讯公司出具给黄雄坚的销售合同、发票或收据。

  B3、深圳市中佳讯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向二审法院提交了黄雄坚不是本公司代理人的书面证明。

  C、(2007)佛南内民证字第6889号公证书中所指附件2中的证明不可采信。理由如下:

  C1、出具证明的时间是2007年7月23日,而公证员现场公证的时间为2007年7月25日,以此可以看出在所谓的“黄雄坚”出具证明时,公证员并不在场,因此,此项证明不属于公证证明,由此导致可疑之处:“黄雄坚”是否真有其人;此项证明是否真为黄雄坚所写,所以证明的真实性无法证实。

  C2、即使真有“黄雄坚”,并且该项证明真为黄雄坚所写,此项证明也属于普通的证人证言证据,不是公证证明。按照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没有经过质证的证人证言是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而本案的一审、二审中,黄雄坚都没有出庭参与证据质证,因此,该项证据是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

  从现有的证据看,只有佛山劲力公司接触过“黄雄坚”,只有佛山劲力公司知道“黄雄坚”是否真有其人。但是,本案最为蹊跷的是,不光是“黄雄坚”本人至始至终没有参与质证,而唯一接触过“黄雄坚”的第一被告佛山劲力公司却从未到庭,所以所谓的附件2中的证明又如何能认定为是黄雄坚所写,并作为认定案件的证明使用。

  从上面分析可以看出,有如此多的事实问题,例如:“黄雄坚是否有其人?谁认识黄雄坚?附件中的证明是否是黄雄坚本人所写?黄雄坚是否是中佳讯的代理人?黄雄坚是否购买过中佳讯的导航器?劲力公司的《凯立德全国导航电子地图(362城市)》产品是否是黄雄坚销售的?” 在本案中还没有查清,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1、一审、二审程序是否违法。

  A、一审是否给足举证期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第三十三条:“……由人民法院指定举证期限的,指定的期限不得少于三十日,自当事人收到案件受理通知书和应诉通知书的次日起计算。……”,可以明确看出,人民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限不能少于三十日。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民商事审判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指导意见第六条“……被告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的,原定的举证期限失效。管辖权确定后,人民法院应依照《规定》第三十三条的规定重新确定举证期限。……”,可以明确看出,存在管辖权异议的,在管辖权确定后,人民法院应依照上述的第三十三条重新确定举证期限不能少于三十日。

  在本案中,凯立德公司曾因管辖权向广东高院提出上诉,于2008年5月13日收到确定管辖权裁定书。依据该裁定书,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22日第一次向各被告公司签发开庭传票和举证通知,确定的证据交换日期为2008年6月2日,留给各被告公司的举证时间仅不足10天的时间,此举是否违反了上述两个文件中“……举证期限不能少于三十日……”的规定。

  B、二审中能否重新指定举证期限。

  二审法院在二审期间,为了解决一审中没有给足各被告举证期限的问题,重新指定了30天的举证期限。

  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

  B1、如果在一审中没有有给足举证期限,二审法院是应该将该案发回重审,还是在二审中继续审理。

  B2、如果在二审中继续审理,针对在二审中举证出来的证据,原被告只有一个审级的机会进行质证、答辩,是否剥夺了原、被告一个审级的诉权。

  3、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力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在一审期间,长地万方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了网站上公开的赛迪顾问报告、评估咨询报告。

  一审法院根据赛迪顾问报告的统计分析数据,估算出,凯立德公司的《凯立德全国导航电子地图(362城市)》产品销售量,然后依据每套电子地图300元计算出凯立德的销售额,最后根据这个销售数额推算出凯立德的直接侵权获利至少在一千万人民币以上。从而,判决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赔偿长地万方公司经济损失1000万。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首先,赛迪顾问公司未以证人身份参见一二审诉讼,赛迪顾问公司的统计分析是否权威、科学、客观、真实,长地万方公司没有提交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其次,原审法院采信的“2007年度每套导航电子地图产品的平均售价是300元”这一事实,没有依据。第三,一二审期间,长地万方公司也没有提交权威部门发布的导航电子产片和导航电子地图的利润率数据。因此,原审法院依据赛迪顾问公司的统计数据,得出凯立德公司和凯立德欣公司侵权获利数额至少在一千万元以上的结论,依据不足。并且,长地万方公司提交的评估咨询报告,数长地万方公司自行委托进行的评估咨询,凯立德公司和凯立德欣公司均对该份评估咨询报告不予认可,因此,本院不予采纳。

  广东省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后是综合确定判决凯立德公司、凯立德欣公司赔偿长地万方公司经济损失100万。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使用法定赔偿100万数额的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09]23号)第16条关于“在确定损害赔偿时要善用证据规则,全面、客观地审核计算赔偿数额的证据,充分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有关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证明力进行综合审查判断,采取优势证据标准认定损害赔偿事实。积极引导当事人选用侵权受损或者侵权获利方法计算赔偿,尽可能避免简单适用法定赔偿方法。对于难以证明侵权受损或侵权获利的具体数额,但有证据证明前述数额明显超过法定赔偿最高限额的,应当综合全案的证据情况,在法定最高限额以上合理确定赔偿额。”的相关规定。

  这里也有两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探讨以下:

  A、在著作权法中,设定法定赔偿数额为50万元以下,就是为了减少法官裁判的任意性,规定法定赔偿只能在50万元以下范围确定。法发[2009]23号是否已改变了著作权法关于法定赔偿数额的规定?即使改变了,为了限制法官滥用权利,是否仍要规定一个法定赔偿额上限?最高人民法院有没有权利改变著作权法关于法定赔偿数额的规定。

  B、法发[2009]23号16中“有证据证明前述数额明显超过法定赔偿最高限额的”的规定仍有不便操作之处。在具体操作中,什么证据能证明具体数额超过法定赔偿最高限额,如果有这样的证据,是不是具体数额也就能清楚了,从而也不需要使用法定赔偿了;“明显”又如何通过证据证明。

  (作者简介:邢涛 合伙人、专利代理人、国际商标协会会员、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学术委员会成员。)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北京市百瑞(深圳)律师事务所